单简不简单

不定期更新

朝俞 | 世事无常(五)

#鸽了很久的突然更新#

#医学专业知识请勿深究#


早上送走了贺朝,谢俞又泡在书房里。通常一待就是一天,只要,贺朝不来打扰。

 

贺朝今天很安静,没有像往常那样频繁抽空打来电话与发微信。

手机安静了一天,谢俞在做晚饭时,没有等回贺朝,等来了顾女士。

 

“妈,你怎么来了?”谢俞正在端最后一道汤,恰好门铃响,放下去开了门。

 

“哦,是这样,贺朝说今天医生告诉他,国外有家私立医院的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,医院也有自己独立的疗养机构,效果据说很好。不过就是比较难预约,所以他连忙订了票去一趟国外看看,让我来照顾你一段时间”

 

“出国?这么突然,他不回来拿护照吗?”

 

“他走的急,来不及回来拿了。我也顺便过来帮他拿一下送过去,他还在机场呢”顾女士看了看谢俞,接着问:“额,他护照在哪?”

 

谢俞半信半疑看着眼前的顾女士,转身回了房间,没一会儿就拿着护照出来,递给顾女士,面无表情的问:“妈,贺朝怎么不和我说”

 

“他怕你失望,所以不打算让你先知道,但是我觉得你会担心,所以告诉你了。”

“妈,我想去送送他”

谢女士踌躇了一下,一脸为难“你这不是让妈妈露馅吗?我都答应贺朝不告诉你了”

谢俞不为所动,转身拿钥匙,“我不会出现”

“小俞”

发丝软软的搭下,额角碎发清爽的弧度,一如青涩时光里的少年低头,视线停留在被抓住的手臂上。


总要有人屈服。


顾女士嘱托了谢俞几句,便带着护照出了门。大门在身后关上,顾雪岚回头看着那扇门,不知在想什么,总像是不放心,却也无能为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伤者生命体征不断减弱”

“加大电伏,快”


“呼——呼——”

氧气罩的雾气时隐时现,床上的人微微睁开眼,灯光刺眼。


这是怎么了?

周围好多人,他们在干嘛?

我要回家了,今天该我做饭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吱——!”

“砰!”


今日快讯:今天傍晚6:10左右,XX高架桥上一辆灰色跑车追尾一辆白色SUV,两名司机伤者已送往医院抢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伤者还有意识,家属可以进去了。”


一场急救,一位父亲,像是老了十岁。


“爸……对不起”

此时的父亲,无法言语,只能摇摇头。


“……可是……谢俞……该怎么办啊”

即使虚弱无力,他还是想看一眼那抹红色。


老贺紧握床沿,忍着颤抖,眼睛早已发红,察觉到贺朝的意图,为他扶着手腕抬起。


生命的终点从来不是悲伤,是终点处的回顾,即使不舍,即使担忧,即使放不下。


眼前的,是他的小朋友,站在卧室里,落地窗前,背后阳光灿烂,就站在那,微微笑着。额前的碎发软软的搭下,那个人,还像是在蓝白校服着身的青涩时光里,真好。


撒野 | 兔飞,快点好起来

一段时间的强度工作,总会让人想要放肆一番,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计划一场和爱人的远行就足以让人倍感期待。

八月底的旅行,乘着旅游淡季,去哪都悠哉。蒋丞已经迫不及待要下班了,他和顾飞订了今晚八点的票,一下班就直奔家里拿行李出发。这一天的时间因为有了期待而显得十分难熬。他突然羡慕开了个人摄影工作室的顾飞,时间相对比较自由。所以,顾飞今天就选择给自己放假在家里收拾东西。

嘿!蒋丞选手,可不能因为玩儿而耽误赚钱啊。

蒋丞暗暗在心里告诫自己,深呼吸,专注!专注!

另一边,顾飞在家里收拾着行李。其实需要的东西也不太多,两个大男生,比较随意。真要说需要准备的就是衣服,需要稍微费点心思,自从毕业后,家里那位对个人形象越来越在意,随着他吧,丞哥最大,怎么捯饬都帅气满屏。

想到蒋丞,那股从早上一直隐隐未发的难受也淡了许多。顾飞一早醒来就感觉浑身不舒服,中途隐隐的恶心被他压了下去,太柔弱不是小霸王的风格。

早上看着满心欢喜的丞哥出门,更不能出状况扫了倆人的兴致。

大概收好东西,顾飞没事干了,能完成的工作今天以前已经收尾,来不及完成的工作也已经和助理交接好了等度假回来处理。

顾飞坐在床沿,侧头看着衣柜,丞哥今早没拉好的柜门露出一角暗色的西服。突然觉得像丞哥那样去上班也不错,有事做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。

人一旦闲下来,脑里支撑身体的弦便会松下,顾飞觉得,自己真的要去吐一吐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丞哥进屋后便直奔房间,见顾飞躺在床上玩消消乐,一时有些气不过:“哎我操!顾飞你怎么不准备啊?我们要走了”

“啊,哦,准备,我马上”顾飞慢半拍,反应过来立马蹦起来。

对比自己掐着点赶回来的兴奋,顾飞显得漫不经心,蒋丞在爆发边缘:“服了你了!你是不是不想去啊”

“没”

“那怎么那么不积极啊?!卧槽,我怎么那么上火呢”

“丞哥,我没什么要收拾的了,换鞋我们就走”顾飞上前抚了抚炸毛丞的背。

“那走?”

“嗯”顾飞认真的点了点头,因微微用力而抿起的嘴角显得一脸乖巧,蒋丞的火瞬间消了。

是谁玩笑般说过,找对象要找颜值高的,这样吵起架来看着赏心悦目的脸心里的火气都会消了大半。

一个行李箱,再加顾飞身上的相机包,倆人也算轻装上阵了。

一路上,顾飞明显试图活跃气氛,哄着自家小公举。这招对蒋丞很受用,没一会儿,蒋丞就已经恢复了原先的雀跃,顾飞看着梳理着度假计划的丞哥,心中暗暗松口气。

订的是软卧。

虽说是旅游淡季,人不多,但旅行将始未始,总会有些疲倦感,也会有多休息好玩耍的想法。可他们这里旅行安排的很悠闲,心理压力不存在,倆人上了高铁后顾飞倒床就没声儿又是怎么回事?

被喜悦冲昏头的蒋丞才后知后觉发现事情不太对,爬到顾飞的卧铺,见人睡的不安稳。伸手探了探额,没发烧,就是有点汗,润润的。

顾飞一碰就醒,只是因为生病还有些迷糊,:“嗯?”

“顾飞,你怎么了?”蒋丞悄声问。虽然周围没有旅客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轻声。

“没事,有点不舒服,我睡一觉就好”

“我去叫医生”蒋丞觉得自己真是进步,以前的自己见到这样的场景,肯定又得慌,说不定还得病中的顾飞来安慰自己。

顾飞握紧蒋丞的手,不放人,拒绝他的提议,无力的闭了闭眼睛不想说话,等那股难受劲儿过去,才说:“丞哥,你陪陪我”

兔子带着浓浓的撒娇味,难得。

“好好,丞哥在”蒋丞提了提顾飞的被子,将倆人牵着的手盖在被子下,坐在床沿。

顾飞大概还难受着,半睡半醒,眉头皱着,额角微微冒汗。因为手牵着,所以蒋丞能知道,顾飞微微发抖的手心也都在冒汗。

刚才自己气急,现在细想,自己回去时躺在床上的顾飞应该是刚睡醒不久,脸上微微的苍白被自己忽略……

蒋丞真的是想骂人,你他妈脸是多大,就你自己想去是吧?!真恨不得踢自己两脚。

一直不停的试图抚平那皱起的眉,安抚梦中的人,也不知道顾飞到底哪难受,蒋丞觉得自己还真是心大,就真的放任他说睡就睡。

看着顾飞真的睡沉了,没有一开始的发抖冒汗来吓人,蒋丞松了口气。

外面静悄悄的,这一间也只有他们俩个,还真是方便他照顾病恹恹的小霸王。

虔诚一吻落在额间,低沉引诱不自知:“兔飞,快点好起来”

〔撒野恋爱十五题/23:00〕千万不要把男朋友放出来

顾飞接到一个摄影工作,正好是周末。


蒋丞靠在床边捧着男朋友的手机玩消消乐,替其闯关,余光里全是男朋友走来走去的身影。室内只有游戏声与时不时的脚步声,倆人没有交流,却是异常的和谐。


最后,顾飞终于停下,将收拾好的摄影包拿着坐在床边检查。


将包拉链拉好,才开口问:“丞哥,明天你什么安排?”


蒋丞头也不抬,“没有,怎么了?”

话音刚落,手机游戏页面便是通关界面,接下来的是系统未开启关卡。放下手机,才将全部目光投向顾飞。

“是这样的,丞哥,我明天有工作”

“去呗”

“那之前说好的就下次补你吧”顾飞放好摄影包,长腿一跨就上了床,亲了一下目光随自己走的男朋友。


倆人工作后都忙的转不开时间,总是凑不到一起,就约着周末倆人尽量多独处,这才实行的第一周,但顾飞这个工作还真是推不掉的。只能硬着头皮上,没想到丞哥那么好说话,还以为要哄一哄呢。


“顾飞,你明天什么工作?”

“去市图书馆拍一组作品,给他们宣传用……政府类的工作,不好推,而且也比较急”顾飞觉得蒋丞心里大概还是不舒服,说着说着就解释起来。


“没事,我明天也要去一趟图书馆,一起去呗”

顾飞正想说什么,蒋丞立马凑上前,顾飞还以为他要吻,结果只停在面前,都快成斗鸡眼了他也不敢动。


蒋丞结束这个奇怪的姿势,干脆靠上去,阖着眼,低声道:“顾飞,我们好久没一起出门了。”


蛊惑着,应承着。

夜里爱人的温度,是体内翻滚的浪潮引力。


早上倆人吃了早餐便早早出门。站在地铁里,透过玻璃才发现倆人今天穿的刚好是一黑一白,搭的直筒休闲牛仔裤。


酷!


蒋丞有些雀跃,像是郊游的小学生,昨晚还有些郁闷,今天便像是被哄好般不计前嫌,连发现左前方有女生偷拍都不愿计较。


“丞哥”

“嗯?”蒋丞回头

“到了”顾飞收回放在路线图上的视线,刚好地铁停了,门一开,顾飞便手放在蒋丞腰上,看似推着他走,实则摸了下把男朋友的侧腰。


出了地铁,蒋丞回头,话到嘴边又收回去,只剩下一句:“牛,你真是牛!”


顾飞笑笑不说话。周末清晨,出行的人不多,倆人依次上了扶梯,这层地铁的扶梯看着有些长。蒋丞微微侧头,感受到顾飞配合他前倾的动作,说:“二淼是不是没去过图书馆?”


“是啊丞哥,不过也不能带她去呀”因为离得近可了些,顾飞若隐若现闻到丞哥身上的气味,莫名愉悦。


蒋丞也知道自己的念头太多,但是他总是会想着他们去的地方,二淼也能去。


“你今天”

“嗯?”顾飞保持着微微前倾的原姿势回应,一手扶扶梯,等着下文。


结果只等到蒋丞似乎在看什么慢慢回头,要跟着看过去,搭着扶梯的手突然被触碰先夺去他的反应,快速收手。


“我——操?”蒋丞视线在那两个女生和顾飞之间转换。顾飞表情实在是,比第一次和蒋丞打架时还臭。


人自身带有会有“警戒线”,当陌生人进入三米以内的范围,即使我们没有作出反应,但是潜意识里已经拉起“防线”。


当那个女生从隔壁下行的电梯靠近时,蒋丞就已感知到被关注,本来也没放心上,可是举着的手机却让人感到不适。那名女生身边也有朋友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。


一直被盯着看的感觉,让他不由自主停止话头,想知道她们要做什么,没想到转眼就看到自己男朋友被“吃豆腐”的现场。


原先靠近的女生已经收起手机,大概是见俩人表情不好,两个女生频频回头致意抱歉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两个小女生,这俩大爷们也不能真把人家怎么样。


太阳已经完全升起,放射光芒。

蒋丞停在图书馆前,看着身型修长匀称的大长腿男朋友架着装备,引来周围路人的侧目,想到一天下来……


“你今天大概什么时候能结束”蒋丞问出了刚才在扶梯上被打断的问题。


顾飞调试着相机,抬头看了看图书馆整体模样,说:“大半天吧,中午不休息了,下午早点收工我带你去吃大五花”


一听有肉吃不由开心,可一想到男朋友被侃油,还是气不过。


蒋丞静静看着等自己回复的顾飞,凑近,压着声放狠话:“你他妈再被人摸,我们就该打一架了”


“男朋友,我洗手了。”趁着阴凉处隐蔽,顾飞单手动作不停,另一只手已经摸到蒋丞腰,捏了捏。


“顾飞”蒋丞就任由他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动脚,因为……


“嗯?”


因为……因为蒋丞自己,也想做点什么

“想接吻吗?”


第N遍重刷《撒野》有感

以往,我一直认为,他们谈恋爱的那段时间,很美好,现在我也依旧这样认为,但是我今早第N遍重刷《撒野》时看到这一段,心抽痛。

顿时觉得,这场恋爱,简直像是踩在刀尖上吃糖。他们因为对方,选择淡化了周遭所有的难处,满心满眼,都是对方。

突然意识到,他们的问题,一直一直存在的问题,也是丞哥无法改变的,便是顾飞似乎从未想过“地久天长”这件事。

这种无力感,我现在才读懂。

看到这一段,真的心痛,心里一边气顾飞,一边无奈叹息。

联想到,如果他们真的是对方生命中短暂的一段时光……不行,根本不敢想。

……我想写刀了

他是谁?

#玻璃渣#


一觉醒来,我以为还是在人间的日子,周围的情景渐渐熟悉,我才反应过来,这里是地府。


我在这里等一个人,黄泉旁,奈何边。


我记得死前,他在耳边与我说,如果害怕,就在原地不动,他会来,很快就会来,


那些吓我的鬼,他都会帮我打跑。


我还记得,他在耳边呼出的热气。我很疼,全身都疼,可是那时弱时强的气息安抚着我,告诉我:“你见过我打架的样子,信我”


可是,他是谁呢?

我想着他赶紧来,这地府甚是恐怖;可是,又不想他来,这地府,很无趣。


丞飞 | 顾飞我就是太惯着你了!

#失踪人口回归#

顾飞一向浅眠,是为了照顾二淼,是过往日子里紧绷的弦。当时间有了另一个人的参与,生命便改了轨迹,生活的气息也换了味道。

自从和蒋丞倆人过上了忙碌安稳的日子,顾飞的睡眠质量与日渐增,渐渐的,当初被闹钟一震便醒的顾飞一去不复返。那些过往留下的痕迹,早已在时间的间隙里销声匿迹。

清晨室内还依旧沉浸在浓厚的睡意里,忘记关掉的设定闹钟按时响起,却未等彻底闹起,便被一只线条明显修长的手一把按下,房间回归宁静。放好闹钟,回头见身旁的人依旧沉睡,虽是意料之中,却也不由得松口气。室内一片昏暗,时间却已跳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。

这时候,应该……蒋丞俯身轻吻在身旁还未有清醒迹象的人,悄声翻身下床套好衣服。一开门便是正准备敲门的二淼,时间掐的正好。

“二淼,不叫哥哥了,丞哥陪你吃早餐”

穿着今年热门牛油色短T搭直筒高腰牛仔的二淼已经到了蒋丞的胸口,小姑娘长得很快。

二淼已经习惯,点点头,转身走到饭桌上,径直坐下,端端正正。

蒋丞有些没睡醒,但也不影响准备早餐的效率,同时穿插着洗漱。X指导,蒋丞选手这波操作可还行?

与二淼吃完早餐,时间也还早,嘱托要去俱乐部的二淼路上注意安全,不可以在马路上玩滑板吧啦吧啦……最后目送出门。

解决小的,家里还有个大的。

蒋丞拧下门把手,房间里依旧是沉眠的氛围,这个人,连姿势都没有变。

放轻动作上床,翻身环抱住暖呼呼的人,隔着被子在其背后上下抚摸,有些被打扰的迹象。

“顾飞……顾飞……顾飞……”

“嗯?”被唤醒意识的人半睡半醒,应下,又翻身想远离声源。

“顾飞……”蒋丞无奈,只能抵着他的肩一声声磨着:“别睡了,等下头晕可别怪我不叫你”

“嗯……”又是一声敷衍的应声。

看来还是蒋丞选手把阶段性敌人宠坏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蒋丞正在客厅里敲着笔电,房间里有了动静,不一会儿,睡得昏沉的人终于出来。

又是安静明亮的场景,顾飞搭着门把,睡眼惺忪环顾一周,只见沙发上翘着腿抱笔电的人正勾着嘴角看着自己。

“丞哥~我头晕”

我等着你给我买糖果

#突然的更新,很短#

#真实事件改编#


夜晚的急诊室接到一名急诊病人,据说是从前医院的某科室的主任,清瘦的老爷爷意识昏迷躺在病床上,家属陪同是一名年龄相仿的爷爷。


守在一旁的爷爷紧紧握着病床上的手,说:“不要那么早离开我,我还等着你给我买糖果,如果你让我自己去买我会吃很多的啊!”


朝俞 | 世事无常(四)

贺朝真如他所说的晚回,今天的晚饭大概到八点。原本计划七点半,中途见得拖得更晚,便打电话回来让谢俞一人先吃,按时吃饭对谢俞现在来说,很重要。

“我等你回来”谢俞无所谓早晚,只是想到早上的约定,便不想改变。

为了谢俞这句话,,贺朝原本需要加班的工作也一并带回了家。

 

饭桌上的菜样很家常,却令人食指大开。

贺朝帮谢俞盛了碗汤,放到他面前,开口说:“老谢,我明天先去趟医院和医生了解情况,后天再陪你去”

 

谢俞接过碗的手一顿,故作无谓,但还想说什么,被眼尖的贺朝打断:“我也是想先做做功课嘛,而且和医生先聊聊你的近况也是提前让医生心里有数呀,后天的复查才能更顺利。”趁着谢俞不说话,又紧接补了一句:“更何况,我已经约好了的”

 

贺朝说完,偷偷看了眼谢俞,见谢俞继续喝汤,暗暗松了口气,自家小朋友没发火哎。

贺朝还沉浸在自己的暗喜中,听见谢俞说:“今天你洗碗”

“啊”

谢俞起身,淡淡的解释:“先斩后奏的惩罚”

“哦”贺朝一脸的沮丧的看着离开餐厅的背影,转念一想,算了,洗碗就洗碗,小朋友没有生气才是自己赚到了。

 

因为明天要见医生,所以晚上贺朝除了工作还整理国外医院治疗案例的资料。谢俞套着白衬衫从床上爬起来时,已经是夜里两点。看着书房电脑前埋头的人,谢俞又起了想揍人的心情。

 

贺朝提前去找医生并不会让谢俞生气,谢俞做医生的时候,时常遇到不想病人在场的家属咨询,只是贺朝每一次,都会如临大敌般做足了功课。每每到前一天,都会挑灯夜战。

 

“哥,睡吧”谢俞站在房门口,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发型有些凌乱的少年气。

贺朝抬头见人来了,困意被惊醒,又缓了下来。

“我很快好,你怎么起来了?”沙哑低沉的声线在夜中起伏,反倒显得比谢俞这个刚起床的人睡意更浓。贺朝向谢俞走去,不料手才刚揉了一把软软的头发,谢俞便将靠近门口的灯开光按下,黑暗中只剩书房窗边洒下的月光。

“睡觉”

 

贺朝被有些凉意的手指牵回卧室,躺在床上才想起似乎哪里不对。

“哎,不对,我——”剩下的声音被唇上温热的触感堵回,感受到软软湿湿的舌尖试探性的扫过唇缝,贺朝有些走神,想到了第一次在黑水街的亲吻。

当时的街灯,打出的光圈让人有些眩晕,又或许,让人晕的,是当时的触不及防的吻。唇上被轻咬了一下,贺朝才回神,自然的将手扶向那段细腻的后腰,加深这个吻。今晚没有街灯,可是黑暗中的明眸,让人沉沦。


朝俞 | 世事无常(三)

#甜甜的#


时间飘飘悠悠,日子偶尔清闲,偶尔局促。多日不见的太阳终于愿意露面,阳台上晾的白色衬衫在微微滴水,透过白色衬衫的阳光也温和许多。

 

谢俞坐在沙发上翻着厚厚的医学书籍,周遭安静的只剩下不时的翻书声。明明是恍若天书般枯燥的书籍,却被少年脸上的专注神情勾得也想去看一看,翻一翻。

 

“小朋友~”房间里传来贺朝有些懊恼的呼唤声。

翻过新的一页,谢俞目光依旧停留在纸上,漫不经心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来呀~我弄不好这个”贺朝好像被什么困住。

谢俞看了一眼敞开的房门,把书放在一旁起身,朝房内走去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看今天这个领带怎么回事?”贺朝背对着谢俞,低着头和系了一半的领带做斗争。

谢俞看着镜子里的状况,二话不说,直接上手,贺朝也很配合的将手放开。可是谢俞才刚碰到有些滑的布料,就被往后撤身的贺朝躲开,西楼老大用眼神表示疑问。

“那个,小朋友,等等,我突然想到一件事”说完回身迈步拿起手机,谢俞心中有了答案。贺朝端着手机将镜头面对着谢俞,笑着说:“今天小朋友要帮我系领带了”

谢俞习惯了贺朝的作风,也不做阻拦,只说了一句站好,手指扣过领带,任由贺朝摆弄手机摄影。

 

“小朋友,我今天晚点回来,不过晚饭我还是要回来吃的,等我”

“嗯”弄得差不多,谢俞才抬头,正好对上贺朝的视线。

谢俞站的位置正好斜对落地窗,充足的光线映得谢俞自生病以后就略带苍白的脸更显白,薄唇自然粉色,倒也显得整个人有气色。

 

贺朝将俩人的距离越拉越近,手上还举着手机,在双唇触碰之间,说了句:“太阳,太刺眼”

谢俞真觉得贺朝这傻逼有点欠揍,不过还是接下了清晨来自男朋友的吻。

只是,时间总是在流逝的。谢俞在俩人惹火之前,偏了偏头,提醒道:“傻逼,你要迟到了”

 

“!!!”贺朝速瞄了眼手机,还真是!扶着自家小朋友的后脑,急忙吻了一下就分开,提起公文包就走,在玄关穿好鞋,出门前看着站在房门口一悠闲的谢俞,叮嘱道:“记得吃药,等我回来”

 

“知道了”

 

 

——今天的天气很好,今天的阳光不刺眼,我只是想吻你了。——


《黑化的丞哥》多个链接

#由于一直被pb,试了好几种,现弄了几个链接#


石墨文字版:https://shimo.im/docs/MvywKjGQoDkBz5iH/ 《黑化的丞哥》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


石墨图片版:https://shimo.im/docs/BvoCp1pCbXgOVYLU/ 《黑化的丞哥》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


石墨图片倒着看版:https://shimo.im/docs/DzyzdrMpWtQ69Ydc/ 《倒着看》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


还有最后一个方法,就是去我的微博“单简不简单”主页上有。我尽力了,如果最后还是看不了的话,私聊我,我发你文件吧。😂😂😂


#谢谢支持!假期愉快#